翻譯和寫作

昨天午餐時光,我開心的和泰國室友分享著翻譯過程中閱讀到的句子。

泰國室友突然問我:「你喜歡翻譯?還是寫作?“」

突然被這麼一問,我當下只是直覺地回答「都很喜歡。」

等到翻譯到一個段落,這個問題卻不斷地在腦海中浮起,到底我喜歡翻譯更多?還是寫作更多呢?

翻譯和寫作,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次元。

翻譯是要將作者的文字,合時宜且透過另一種文字來傳達給讀者,這其中要跨越文化的隔閡,要兼顧「信、達、雅」,傳達作者的意思,在文字之間讓讀者感受到作者的風格,甚至,在這些要求的夾縫中,如果還能存有譯者的獨特性那可就是最棒的。

寫作,是將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感,以文字來呈現出來,可以說是一種自我剖析,可以擁有自己的語法、自己的筆觸,寫作本身是一種無中生有的過程,透過寫作能夠達到的自我審視與分享,是我在寫作的過程中感到最大的滿足。

我從小就喜歡閱讀與寫作。按照媽媽的說法,從幼稚園起,下課後我就喜歡把小書桌搬到二樓窗邊,寫完作業後開始讀各種課外讀物,遇到不懂的字就硬是要問到知道,那時,讓只有國小畢業的媽媽真的很頭痛。國中開始,開始在校刊上發表作品,正式邁向寫作之路,大學時雙主修了文藝創作,甚至畢業後進入雜誌社。寫作,對我來說好像是本來就應該做的事情。

而翻譯,和自己無中生有創作出來的作品有一點不一樣,翻譯是作者已經完成了一本作品,而譯者透過另一個語言來表達,以便讓更多使用不同語言的人也能了解這部作品。

我開始接觸翻譯是從大學畢業後,為了不忘記韓文,開始幫系主任做一些簡單的翻譯,因為從中得到了成就感,所以開始跟翻譯社合作、到後來跟出版社合作,甚至有更多出版社的邀約等,一路走來,也已經十多個年頭了,翻譯過的書包含掛名與不掛名的,應該將近50本。但是,我在翻譯中得到最大的滿足,不是翻譯了多少書,而是在翻譯書的過程中,閱讀與學習了什麼。

舉例來說,我之前翻譯了醫學相關的書籍,《不靠降壓藥,高血壓才會好》,其實是相當有難度的領域,但是因為在翻譯的過程中,必須查詢大量的專有名詞,為了能夠通順的翻譯語表達作者的意思,因此當查詢這些資料時,總是連網頁的訊息都稍為簡單閱讀,因為翻譯了這本書,我對於身體健康的相關原理,有了比以前更多的認識。甚至,裡面有相當難的氣功治療,為了怕搞錯作者的意思,我親自寫信和作者溝通並詢問,也學得更多的知識。

在最近翻譯的彩妝書中,提及了一些童話作品裡的妝容,我因為這個緣故,在翻譯的時間裡,透過這些網頁資料,重新閱讀了天鵝湖、天鵝王子與長髮姑娘,重新溫習這些以經被遺忘的故事時,彷彿打開了記憶的某個小缺口一般。

翻譯美容訊息時,獲得了美容新知,得知彩妝大師與時尚名人的生活哲學。翻譯旅遊書時,在查詢資料時,能夠閱讀到該地區相關的歷史、故事。甚至還有幫出版社的審書工作,都讓我從中獲了資訊。每一個翻譯,對我來說都是學習。而因為不斷的翻譯,提供我不斷吸收新的資訊的機會。

一直以來,光是在工作的層面,我同時兼具非常多的身分,韓文老師、韓語口譯、作家、譯者、時尚美妝專欄作家與導遊。

我從來都不覺得,我必須要將自己的人生切開分成幾個不同的等分,因為,我所擁有的這幾個身分與工作,能相互成為彼此的養分。雜誌記者多采多姿的生活、翻譯與口譯的經驗,會成為課堂上學生疲累時,給學生紓解疲勞的笑點與趣聞;翻譯中閱讀到的內容,也能變成我寫作時的養分;口譯時遇到的人事物以及教書的心得、和學生的互動等,也都會成為我寫作的靈感來源。而透過翻譯和寫作所得到的內涵,讓更多人更喜歡跟我一起旅遊,喜歡參加我的團,聽我說些跟韓國相關的文化。所有的工作,看似不同的領域,卻隱約有它們相互牽引的部分,只不過,在這之中還是必須清楚地規劃出比重而已。

因此,我不能告訴大家,我喜歡翻譯還是寫作,甚至,10多年雜誌記者的生活,也都是我的愛,它們在我的心中融為一體,是我的一部分。

寫這篇文章,也是希望能鼓勵更多在學習或是工作的路上覺得迷網的人。除了感情必須明確地擇一(或許未來會走到不必擇一的世界,但就現在的道德觀來看,愛情的獨佔性應該還是應該被認可)

或許在工作上,學習上,我們不必真的一定要選一邊。

在我身為雜誌記者時,我晚上同時在教書,假日在翻譯書,

只要時間安排得宜,只要你能認可自己,或許人不是只有一份“天職”也說不定。

對於喜歡做的事情,喜歡A有70%,喜歡B有80%,或許不用真的硬要選一個,

先一起進行看看,能否找到讓他們並存的平衡,

如果不行,甚至很多人會在並行的過程中,發現自己真正喜歡的,或許是全然不相關的C也說不定,

人生,誰說得準呢?人生,又怎麼會只有唯一的標準答案呢?

我還是從SURE開始起就說的那句老話,人生,不是只有一種選擇。

, , , , , ,

伊麗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